人造空气

C-PLATFORM × 艾米丽 · 帕森思 – 罗尔德

 

项目简介

描绘空气时,多数人会想到虚无的空间、湛蓝的天空、或是随风摇曳的树木。艺术家艾米丽·帕森思-罗尔德(Emily Parsons-Lord)却回想起高中时代,化学老师穿着长袜站在黑板前,画着彼此相连的泡泡的示意图,讲述空气分子如何颤动和碰撞。空气有味道吗?它如何影响我们的身体、意识和记忆?从石炭纪时期的清新空气,到大灭绝时期苏打水味的空气,再到我们正在创造的沉重的、有毒的空气,地球上的大气层历史与生命的演进密不可分,你们刚刚呼出的气体,就比吸入前的气体增加了近100倍的二氧化碳。

 

空气是各种不可见气体的混合物,由于地心引力的作用而覆盖在地球表面。理解空气可以从不同层次出发,小到呼吸和生命,大到整个星球的未来。

 

“植物日记:不同种类的空气(Different Kinds of Air – a Plant’s Diary)”是艾米丽·帕森思-罗尔德在2014年开展的艺术项目。通过科学的方法,她重新配置了地球演变的不同时期的空气,并邀请观众一同呼吸。在地质历史进程中,空气的成分、温度、味道和气味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些差异影响着人类的生理、情绪状态和意识。

 

艾米丽尝试不去浓墨重彩地描绘空气,而是使它变得真实可感。从视觉到知觉,在呼吸中感受皮肤和肺对空气的反应,以及声音在空气里传播的情况。 当人们思考气候问题时,心头浮现的画面更多是冰川消融;漂浮在冰山上的北极熊;气候变化的饼状图和柱状图;还有政治家和科学家之间的对话。

 

艾米丽则从空气本身的角度展开思考,通过探索空气的重量、密度和气味,试图延展美学的概念,为观众拓展看待世界和思考自己所处位置的新方式。而艺术的价值,归根到底是打开更具真理性的感知世界的方式。

 

生物会改变空气,空气同样也会影响生物的进化。比如,在石炭纪时期,也就是大约3.5亿年前以巨型生物闻名的时代。历史上首次演化出了木质素,因此树木才有了稳固的树干,得以逐年生长,散布整个地球,并不断释放氧气。那时的氧气含量大约是今天的两倍多,富氧环境孕育了巨型昆虫、巨型蜘蛛和翼展约65厘米的蜻蜓。虽然空气纯净清新,没有特别的味道,却让生物体充满能量。

 

直到2.525亿年前的大灭绝时期,地球经历了最严峻的灭绝事件,93%至97%的陆地物种死亡。那时候,大量的火山爆发泄漏了二氧化碳和硫磺,西伯利亚冰原融化释放出大量甲烷,因此空气中的温室气体飙升,氧气水平急剧下降。大量的温室气体导致气球升温了10度左右,海洋出现酸化,地球上的生命发生巨大变化。

 

我们在回顾过去的空气的同时,自然也会畅想未来的空气。艾米莉发现了一种人工合成的气体,它由稳定的化合物分子构成,是我们现在呼吸的空气密度的8倍。如果你呼吸了它,说话的音调都变得沉重了。听起来这种气体非常有趣,但是却遭到伦理方面的质疑。因为经预测,此种气体的升温潜能值是二氧化碳的24000倍,释放以后能与空气融为一体,持续三、四百年,是截至目前温室效应最为明显的气体。

 

现在,尝试和我一起凝视空气,你会发现,即使它无影无形、变化莫测却依然存在;或许它不适合所有的生物存活,但它一定会适合某些生物的生存。气候变化是人类共同的自画像,反映出我们作为个体、政府或企业的态度与决策,而人类的行为则构成一系列变化的重要链条,在空气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相关信息

艾米丽·帕森思-罗尔德(Emily Parsons-Lord),澳大利亚艺术家,主要在悉尼工作和生活。通过对气候科学、自然历史和政治的研究及批判性对话,借由即时装置和表演艺术等形式,探讨不可见的物质性,映射出有关现实的想象与故事。她的作品曾在国内外众多艺术展中出现,包括布里斯托尔双年展、澳大利亚Flagship Emerging艺术展等。代表作品有“破碎的事物”、“我的手总是很热”、“最好的消逝”和“植物日记:不同种类的空气”等。

特别感谢艾米丽·帕森思-罗尔德女士对本期对话的支持和授权。

 

 

Date

2018年12月20日

Category

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