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图书馆

C-PLATFORM ×凯蒂·帕特森

 

项目简介

2018年,有一批手稿转移到奥斯陆的Deichmanske公立图书馆,直到 2114年,才会被集结成书,每部仅出版3000册。2014年,凯蒂·帕特森在奥斯陆的努尔马卡森林(Nordmarka)中清理出一块土地,在那里种植了1000棵挪威云杉的幼苗,100年后,这些树将被砍伐,用来印刷这些手稿,与未来的读者相遇。

 

一个世纪可以代表什么?站在宇宙的中心,它是微不足道的一瞬,但于人类,这既是某种想象和浪漫,又是对变化的期待与不安。百年之后,人类是否依然存在?语言和文字会发生哪些变化?人们还会使用电脑和智能手机吗?翻阅纸质的书籍是否已然成为一种遥远的体验?

 

艺术项目“未来图书馆(Future Library)”由苏格兰艺术家凯蒂·帕特森策划。从2014年开始,每年会有新的作家被邀请撰写一本书,文本围绕时间与想象的主题,不限题材和语言,但不会立即出版,而是通过信托的方式,将手稿的纸质版和电子版保存在奥斯陆城市档案馆的地下室里。

这个计划相信100年后,仍然有人阅读书籍,即便纸质书消亡,人类至少还有一座图书馆。帕特森接受《卫报》访问时说:“书或许会产生我们目前无法想象的高度变化,不论是数字的或非数字的,但我们相信那时仍然有‘书本’存在,否则这个计划也就不成立了。而这个计划则是我们尽一己之力保存纸质书的方法。”

 

首先贡献作品的是来自加拿大的小说家、诗人、文学评论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之后每年都有不同的作家提供作品。今年8月,韩国小说家韩康(Han Kang)成为第五位被评选为“未来图书馆”项目的作家。其他的作家有大卫·米切尔(David Mitchell)、土耳其小说家艾丽芙·沙法克(Elif Shafak)和冰岛知名作家松(Sjón)。米切尔感慨:“我们注定会走向生命的尽头,但‘未来图书馆’却给将来添上一笔。它带给我们希望,有人类的地方就会有树、有书、有读者,还有文明。”

 

这是与未来读者的约定,时间跨度已经超越了我们自己。玛格丽特说,当你写任何一本书时,你不知道谁会读它,何时会读它,也不知道他们的年龄、性别、国籍,以及生活的世界。书籍,就像封存在瓶子里的信件。除此之外,语言在这期间一定会发生变化,读者很可能需要相关领域的专家进行翻译和解读。米切尔认为,该项目吸引人的原因之一是无法预测。他说,“设想一下,如果这个项目启动自 1914 年的话,吉普林和福斯特肯定无法想象 2014 年的世界。”

“未来图书馆”演绎了时间的概念,用“慢”把精神艺术传达给观众。著名艺术评论家罗伯特·休斯曾写道:“我们已经受够了快餐式的艺术。我们更需要的是慢艺术,那些能承载时间的艺术,就像花瓶能承载水一样;那些领会了各种感知方式,灵活又固执地让你去思考和感受的艺术;那些不只带来一时震撼,也不会在10秒内迅速传递信息的艺术,这种艺术不是虚假的偶像文化,而是直抵人性深处的真实。”

或许,“慢”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驻足的时空,即使现在无法立刻看到结果,但是我们的后代将会继续接力完成这项计划。树木会如何生长?挪威的气候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人们能否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书籍出版?未来的读者怎么看待今人的所思所感?所有的一切令人充满遐想。

 

现在,手稿存放于一个特别的房间,在密封的盒子上,镌刻着作者的姓名和书名。每年,新产生的文字将和森林一同生长,等待树木最终变成书籍中的某个章节。这是关于人、自然与文化传承的故事,它相信人类在那时仍然存在,依然愿意阅读和聆听,并且文化与人性中依然充满美好。书籍的交接将持续百年,而时间,就站在那里。

 

相关信息

凯蒂·帕特森

苏格兰,艺术家,2014 年获得“南岸天空艺术奖 (South Bank Sky Arts awards) ”。她特别关注随着时间变迁,人类与生存环境之间的关系。代表作品:“第二个月亮 (Second Moon) ”、“空洞 (Hollow) ”、“100亿个太阳 (100 Billion Suns) ”、“模拟月光体验的灯泡 (Light Bulb to Simulate Moonlight) ”等。

本文仅供交流和分享,图文和影音的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

Date

2018年12月18日

Category

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