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启示录

C-PLATFORM × 杨佳仁

 

项目介绍

 

100年的时间里会发生什么?电影《后天》里的情景会变成现实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 news报道,到2100年,全球变暖将引起海平面上升,地中海49个城市和古迹或将沉于水底;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我们失去了最后一只雄性北方白犀牛,从此只能通过网络或标本回忆老朋友;最近美国研究表明,全球变暖会导致昆虫更加活跃,如果全球平均气温升高2摄氏度,害虫导致的全球小麦产量损失将增加46%。

 

很难想象,在短短几十年里,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如此频发。对此,杨佳仁从文化艺术的角度出发,通过感官体验和参与式艺术,探索着气候变化和不可知的未来。例如,未来的人们穿着怎样的服装可以抵御干旱或洪涝;哪些植物会在全球变暖中灭绝;气候变化与环境污染的关系等。

 

这一系列与气候发展相关的艺术思考与实践诞生于2013年,当她在新加坡-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未来城市实验室,担任驻地艺术家时,她创立了“启示录项目”(The Apocalypse Project),以此探索未来环境发展的多种可能,试图引发大众对气候变化的重视,保护人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短暂奇迹香水商店

The Ephemeral Marvels Perfume Store

 

气味,让人回到有故事的空间,唤起一段难忘的记忆。它凝结着童年在海边度过的夜,海浪、白沙、风和贝壳;让你想到炎热的夏天,桉树和松树散发的芳香与温暖的家庭日记。气味记录着地球上不同物种的存在。然而,随着全球变暖带来的生物多样性锐减,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熟悉的味道将会消失踪迹。

 

“短暂的奇迹香水商店”是一个未来主义的香水系列。杨佳仁与香水公司和专业调香师合作,使用未来可能会消失的物种气味,通过化学蒸馏和标准技术设计了八款香水,分别是“海岸”、“咖啡”、“蜂蜜”、“葡萄酒”、“桉树”、“花生”、“冰”和“硬木树”。较于呈现一份气候变化的统计数据,艺术家更加希望人们可以感受和观察。嗅觉与记忆密切相关,当人们想到,有一天将失去这些司空见惯的普通生物,人们将思考气候变化如何影响他们的生活,以及与之关联的更多途径和可能。

 

气候变化时装

Climate Change Couture

 

杨佳仁曾是一名记者,采访过不同领域的人,她创办了“启示录项目”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新加坡举办了一系列研讨会。她与人们一起发问,你的“启示录”是什么;如果世界末日到来你希望具有什么超能力;面对灾难你会穿什么衣服。人们针对气候议题分享了不同的观点。

 

“气候变化时装”(Climate Change Couture)由杨佳仁和新加坡-苏黎世联邦未来城市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合作开发。艺术家根据FCL研究设计了这些服装,而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则把设计制成模型。例如下图的“水上芭蕾舞短裙”,放气时,它是一条色彩缤纷的裙子;充满气体的时候,穿着者在暴风雨中也可以漂浮。这些服装并非实用产品,而是希望借此创造更多关于气候变化的对话与思考。

 

下水道肥皂

The Sewer Soaperie

 

在菲律宾马尼拉的一个重要日子里,杨佳仁被困在及脚踝的深水中,虽然大雨才下了几分钟,交通就已经陷入停滞状态,因为城市的下水道被堵塞了。视线所及之处,街道和小巷都无法通行,人们站在高地上,沮丧地盯着不断上涨的水线。造成这种堵塞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下水道中凝结的油脂,油脂主要来自润滑油、食用油和未经处理的污水,并随着时间逐渐硬化堵塞城市的下水道。如果管道内堆积物太厚,污水通过该区域的速度会减缓,造成污水外泄。

 

几个星期后,杨佳仁前往哥伦比亚麦德林参与“启示录驻地项目”。她惊讶地发现,尽管在一个月的逗留期间雨水很多,麦德林并没有像马尼拉那样被淹没,污水系统似乎维护得很好。通过联系管理城市下水道的公司,以及EPM的一位工程师,艺术家得以获取污水的油脂样本。回到马尼拉后,她把从马尼拉和麦德林收集的污水混合,过滤并煮沸污水,尽可能多地杀死细菌和病原体,最终提炼、制造出一些样品肥皂。杨佳仁将“下水道肥皂”(The Sewer Soaperie)在马尼拉1335 Mabini当代艺术空间展示,并在曼谷“反气候变化国际发展交流会”上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艺术可以成为讨论气候变化的对话方式与情感纽带。在杨佳仁看来,除了工作坊、时装、摄影和戏剧之外,还有很多其他方式可以看待气候变化。创建至今,“启示录项目”正在更多城市和人们发生互动,尽管由气候问题延展而生的子题不尽相同,不变的是参与式的创作和互动型的呈现。如同艺术家在介绍“未来气候服装”时,会邀请观众穿上这些衣服,让他们置身于创作的故事中,而不仅仅通过美术馆或网络介绍项目本身。

 

关于全球气候变暖的观点与讨论,众说纷纭。有人说这是一个悖论和骗局;也有人认为气候变暖是地球自然的调节行为,人类不应该过度干预;欠发达国家和发达国家对于碳排放的标准制定难以达成共识……我们尝试从不同角度理解人们的行为,然而却不可否认全球的气候环境已经严重失衡,造成的后果谁都无法准确预测和承担。

 

我们每个人都不希望环境灾难的降临。但如果我们从现在开始不做点什么,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奥尔德斯·赫胥黎反乌托邦科幻小说里的情景就会变成现实。

 

 

相关信息

杨佳仁

中国 / 菲律宾艺术家、设计师、作家和公众演说家。她的作品通过互动性故事、感官体验和参与式艺术,探索新兴技术与不可知的未来。她利用自己在分子生物学、艺术和交互设计方面的背景,在自然与科技的失衡与再平衡、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科学政策与公民科学、女权主义等方向展开跨学科的艺术实践,唤起了人们对当代社会和集体未来的思索、讨论和见解。代表作品有“启示录项目”、“未来的Rx”、“野生科学”等。

Date

2018年12月19日

Category

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