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木档案馆

C-PLATFORM × 埃德温娜 · 菲兹帕特里克

 

项目介绍

 

还记得,那个夏天,你们坐在树下畅想未来,那晚的月光分外皎洁;也许,你家院里也栽着一棵树苗,时光荏苒,你们一同成长,自立天地;或许,你发现树木记录了不同寻常的环境,极端天气、外来物种、环境污染,千言万语都被镌刻进一圈圈的年轮里。其实,当你愿意聆听树木的语言,它们讲述的故事恐怕比一个人的生命还要厚重和漫长。

 

树木档案馆

Archive of the trees

 

“我是道格拉斯冷杉(Douglas Fir),1959年出生于英格兰Fineshade 森林,取芯高度的树干周长150厘米。样本分析显示,2001年左右,我的木质部和树木核心遭受了严重的物理破坏,但现在我已经痊愈了。”

 

“我叫C,为了从抑郁中恢复过来,从2017年开始,我经常骑着山地自行车在Fineshade 森林里穿行,每周1到2次。我喜欢不时停下来,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安静地听鸟鸣声。”

 

“我是科西嘉岛松(Corsican Pine),1949年出生于英格兰Fineshade 森林,取芯高度的树干周长230厘米。我喜欢自由排水的砂质土壤和温暖的气候,我耐热、耐寒、抗风,但容易遭到霜冻的破坏。”

 

“我的名字叫格雷厄姆,我第一次预测天气是在1957年。那时候我们特别渴望下雪,人们说如果在灰色的天空上看得到海鸥,就会下雪。”

 

这些自然与人类的对话来自一份珍贵的树木档案。11棵树,60个人,编织了英国Fineshade森林与周边居民共存共生的故事。2018年1月至12月,埃德温娜•菲兹帕特里克(Edwina fitzPatrick)创建了“树木档案馆”(Archive of the trees)项目。

 

她与林业委员会和斯旺西大学(Swansea University)的地理系合作,从不同种类的成熟树木中取出约1厘米×30厘米的木质部小样本,然后将其晒干、扫描,来分析树木的年龄、生长模式、天气条件和疾病压力等内容。采样树木基本是外来物种,包括橡树(3棵)、榉木、科西嘉岛松、道格拉斯冷杉、挪威云杉、白桦树、白蜡树、日本雪松和苏格兰松。实验不会伤害树木,他们在树液上升之前取样,取样后留下的洞愈合得非常快,为了防止昆虫爬进洞里,他们用蜜蜡密封。。采样树木基本是外来物种,包括橡树(3棵)、榉木、科西嘉岛松、道格拉斯冷杉、挪威云杉、白桦树、白蜡树、日本雪松和苏格兰松。实验不会伤害树木,他们在树液上升之前取样,取样后留下的洞愈合得非常快,为了防止昆虫爬进洞里,他们用蜜蜡密封。

 

埃德温娜采访了森林周边的60个人,他们来自不同领域,有林务员、附近居民、历史学家和游客……埃德温娜向他们询问关于气候和环境的问题。结合对树核的分析,以及对比气象数据、新闻报道和历史档案,树木与人类的交叉叙事逐渐清晰,聚焦向环境污染、外来物种、天气预报、林业管理、季节、生物多样性与极端天气等话题。

 

有趣的是,该项目恰逢英格兰最寒冷的冬天和有史以来最热的夏天,所以收集的内容特别丰富。此外,该项目开始时恰逢英国“脱欧”的高峰期,这加速了种族主义的讨论,几位国外的受访者在采访中分享了他们作为移民的经历。这段采访回应了作为外来物种的树木,在英国本土生长的有趣联系。“树木档案馆”探讨了树木和人类对“自然”变化季节和“非自然”气候变化、极端天气的反应是否存在共同点,项目的结果复杂又难以预测。

 

树栖实验室

Arboreal Laboratory

 

在记忆中,许多味道都令人难以忘怀。童年是玩耍到日落的大汗淋漓;少年是和她坐在草坪上一起温课,小草散发的丝丝香甜;长大以后,生活里多了些柴米油盐的烟火气息……味道是每个人感触世界最直观的方式,不同的味道带给人不同的感受。哲学家伊曼纽尔·康德宣称“气味是最不重要的感官”。然而,在某种特殊的情景,嗅觉却可以为人们开启一种独特的体验,探索自我与环境的关联。

 

“树栖实验室”位于英格兰南部的“国王森林”(King’s Wood),由Stour Valley Arts机构委托,英格兰艺术委员会和Esmee Fairbairn基金会资助的为期两年的驻地艺术项目。这片森林曾是一个封闭的皇家狩猎场,埃德温娜思考如何在茂密的林地中,调动其它感官而非视觉来体验、发觉和探索自然对于人们的意义。项目从一系列的跨感官体验切入,通过唤醒嗅觉与听觉,使人们沉浸在艺术家构建的时空,在自然、科技、文化之间开展的语境中,加入每个观者的互动感受和经验注脚。

 

森林是需要用心去闻的地方,浓郁的土壤气味、被阳光照射过的植被、雨后散发的腥甜草香。是否有可能重建被阳光照射的林地植物的气味?埃德温娜与Quest International展开合作,运用顶空分析仪对“国王森林”的一些植物气味进行采样,再由调香师Dominique Le Lievre进行处理。液体香水存放在大型的透明吹制玻璃容器中,每个容器中只有几滴香水。当观众距离装置一米以内的时候,可以闻到气味。四种气味复制了一年里四个特定的时刻:2003年4月21日11:14:10;2003年9月20日17:30:23;2003年11月19日08:03:31;2004年1月19日15:20:44。

 

除了嗅觉之外,艺术家还将声音与之联系。 埃德温娜记录了不同季节的不同鸟鸣声,以一年为周期,创建一个虚拟鸟类乐谱。事实上,大多数的鸟鸣声是由雄鸟产生的,它们为了吸引配偶或保护领土发出叫声。鸟儿在饥饿时不能唱歌,在茂密的森林中唱歌需要不小的能量来传递声音。埃德温娜发现虽然人类的听力与鸟类的频率相同,但是同样一段时长的声音,鸟类听到的时间会更长,因此,她相应地拉长了鸟的录音。

 

小型鸟类是生态环境的晴雨表,小鸟越多,表明生态环境越健康。项目开展初期,艺术家对蜂窝站(又称“无绳电话讯号发射站”)是否会影响鸟类数量进行了大量研究。她与作曲家马修·金(Matthew King)合作,为不同种类的鸟鸣复制到现在已经过时的手机上。实时鸟鸣声、拉长时间的鸟鸣声和数字鸟鸣声,在三屏视频上同时播放,分别从人类、自然与文明的视角,重新审视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科技作用于地球的更多可能。

 

最后,埃德温娜引入了一个包含时间和空间的实验,挖掘可见的和不可见的层次。起初,她考虑在森林里制作一个永久性的艺术品,但是居住了几个月后,她发现完全不合适。所以最后,艺术家决定在森林里种植一颗苹果树。视频中,两个身着红松鼠服装的人,正在种植果树,没想到后来树苗却被当地的鹿吃掉了。或许,苹果代表了欲望,人们将欲望之果种下,还假装披着温顺的外衣;当然还有另外一种解读,面对人类世无法准确预知和控制的种种问题,人们不由回望来时的路,苹果是希望之果,也是一种承诺和希冀。

 

不管怎样,我们无法回到过去,也不可能预测未来。无论是为树木和人类建立一份互动档案,还是将森林里的味道和声音复原,埃德温娜希望通过艺术实践将人与自然置于同样一张相互联系、彼此影响的巨大网络之上,在这张网络上,有机体与没有生命的物体共存。它尝试构建一种混合叙事,让我们身处其中,尝试与自然建立同理心,并以生态为中心而不是人类为中心进行思考。

 

相关信息

埃德温娜 · 菲兹帕特里克

英国艺术家,其作品探索了人类实践如何影响一个地方的自然、文化和生态,包括气候变化、海洋污染等复杂的全球问题。她运用互动实地考察作为主要工作方法,与跨学科的专家展开合作,包括园艺师、生物学家、工程师、建筑师、调香师、林务员,档案管理员和作曲家。代表作品有“树木档案馆”、“树栖实验室”、“窗台:授粉”、“拉森的失水”等。

Date

2019年5月5日

Category

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