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草坪(再)干扰实验室

C-PLATFORM × 埃莉·艾恩斯&安妮·培可可

 

 

项目简介

 

下一纪元种子图书馆(The Next Epoch Seed Library)由埃莉·艾恩斯(Ellie Irons)和安妮·培可可(Anne Percoco)创办,旨在由大规模人类活动对全球造成影响的新纪元(人类世)下,重新构建常规意义的种子库(seed bank),与其关注人类效用或农业文化遗产,该项目将自发生长出的植物特征与全球人口的增长和流动置于两条平行线上,鼓励观者以更加全面的眼光观察并意识到我们的价值体系对于人类和非人类的相互作用影响。作品展示方式有艺术装置、开设公众参与的工作坊、散步行走等。草坪(再)干扰实验室 (Lawn (Re)Disturbance Laboratory)是该项目其中的一个研究项目。

 

自然界中,大范围的事件例如地震、洪水、滑坡等,能搅动土壤,从而将底层土壤重新暴露在阳光与暖和的空气及潮湿的环境中。这一过程使原本储存在土壤中休眠了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种子被重新激活,为促进生态环境的恢复提供了基础。这些经历灾害或受到干扰后,仍能在赤裸暴露或贫瘠的土地上迅速发芽,为生态的恢复开启助推动作用的植物被称为“先锋物种”(Pioneer species)。

 

通常被贴上“杂草”标签的许多植物,自土壤干扰后生长起来,会产出大量能休眠很久的种子。这意味着这些种子可以在土壤中潜伏很长时间,直到下一次达到适合的生存条件,它们会再次发芽并迅速生长。这些种子在稳定土壤的同时为生长较为缓慢的植物的到来提供适宜的生长环境。

 

这不仅让人好奇我们脚下的土壤是否埋藏着人们未曾亲眼见过而却在1600年常见的花草种子?或是几百年前欧洲或亚洲移民带到美国的药草种子?或者是30年前因为要建一栋公寓楼而挖掘出的蒲公英种子?带着诸多疑问,该艺术项目选定在人类活动高度影响下的地貌景观中建立起多处实验区,在不论是长期单一种植的草坪或是废弃工业用地等场域进行土壤干扰和植物测试。以艺术生态研究实验,不断探索发觉被埋藏在地下的种子所隐藏的未知能量。

 

2018年春季到秋季项目开始进行第一期研究,艺术家在美国特洛伊市的不同场地建立了实验点;2019年夏季到秋季在马萨诸塞州的惠顿学院(Wheaton College)和新泽西州的西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建立了多处研究场地。研究过程中艺术家不人为干扰播撒任何种子,首先艺术家寻找并建立起1×1米的实验场地,将原场地的草坪挖起并搅动土壤,在实验场地周围建立起一圈围栏后便开始观察记录。

 

实验点的建立大多取决于项目合作者所提供的现成草坪,其中有花费大笔预算养护的景观草坪、也有公益志愿者组织维护的公共草坪,还有普通住宅的私家草坪,这些草坪的维护方式不尽相同,有的每周修剪一次并喷洒除草剂(例如蒙斯坦托的抗草剂Monstanto’s RoundUp),把所有“非草坪”类的植物都清除,即便是一株蒲公英;半野生的草地,大约每月修剪一次,并遵守当地市政府规定的“杂草”必须保持在6英寸(约15厘米)以下。艺术家不断探索草坪的护理方式对藏在土壤中的种子产生何种影响。

 

另外,关于实验场地干扰的各种历史因素也被考虑在研究范围内,其中主要是人类活动的干扰,例如森林砍伐、道路铺设、农业用地转变工业用地等,或是所谓“自然干扰”,例如一万年前覆盖美国东北部的大量冰川褪去后留下的地貌……根据干扰发生、土壤类型、草坪保养方式等等,研究结果各不相同。

 

在此过程中,仅让搅动过的土壤暴露在阳光和空气中,适当浇水,其余一切遵从自然条件。有的很快就能看见种子发芽,有的则需要缓上几天,再有的度过了整个夏季才发芽。为避免由鸟类传播或风吹来其他地方的种子,艺术家还建立了一个室内实验区,结果依旧是几天后就有种子发芽了。在这些实验场地中,一些场地仅长出了很少的几种植物,一些场地长出了15种以上的植物。艺术家甚至注意到植物种类越多的实验场地越能为更多的昆虫种类提供栖息地,实际上,每个实验场地栖息的昆虫都比周围草坪的昆虫数量多。

 

这项研究中,艺术家注意到草坪作为单一物种是如何“消除”一片景观的历史,很明显,当人们将它撕扯开后展出的是原本隐藏在土壤中的生态和历史,并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让我们思考未来的再野生化。生物学家称休眠于土壤中的种子为“土壤种子库”(soil seed bank)——它们就是艺术家移除表层草坪后开始发芽的这些种子。

 

人们在草坪移除的过程中,在土壤里发现了蠕虫、树根、塑料垃圾等等,都是些有趣的经历,能把草皮掀起来让野生植物自由生长,大部分人觉得这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艺术家希望借由这样的经历让参与或知晓这个项目的人能用另一种角度留意随处可见的草坪,思考我们眼前的这片栖息之地。

 

关信息

埃莉·艾恩斯(Ellie Irons),艺术家、教育工作者。2009年毕业于纽约市立大学杭特学院(Hunter College),获得艺术硕士学位,目前在伦斯勒理工学院(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攻读艺术实践博士学位,主攻公共田野调查(Public Fieldwork)、城市生态(urban ecology)、艺术介入社会(socially engaged art)等研究方向,工作与生活于美国纽约州的特洛伊市和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她的作品通过行走、园艺、无线网等各种方式和媒介,以多学科交叉的研究来探索人类或非人类的生命如何与其它地球系统相互交织生存。

 

安妮·培可可(Anne Percoco),雕塑艺术家。2008年获得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艺术硕士学位。她通常使用废弃物或在废弃空间进行创作:人工产品堆积、杂草丛生或是历史内涵最为显著的场域。其作品聚焦于自然与文化的交界面,包括商业及装饰目的的植物的多样化再表现。安妮曾在印度班加罗尔的奇塔拉帕里萨斯艺术学院(Chitrakala Parishath College of Art)、美国纽约布鲁克林的NURTUREart和A.I.R.画廊以及ArtBloc移动艺术空间(美国泽西市)举办个展,作品在世界各地均有展出。

 

图1:埃莉·艾恩斯(左)和安妮·培可可(右)与下一纪元种子图书馆(NESL)可行性实验花园的合影,2017年在美国新泽西州纽瓦克市的Index艺术画廊举办的Landholdings展览;图片版权所有:Anna Ryabtsov

图2:2018年夏季,草坪(再)干扰实验室实验场地俯视图,分别位于:

左上:伦斯勒理工学院,塞奇大街第九大道,第1场地(Plot 1)

左下:伦斯勒理工学院,内森宿舍草坪,第4场地(Plot 4)

右上:特洛伊市北中部,英格尔斯大道大河街,私人草坪,第8场地(Plot 8)

右下:伦斯勒理工学院,底特律大街乔治亚平台,第5场地(Plot 5)

图3:2018年夏季,草坪(再)干扰实验室实验场地前视图,位置与上图一致,分别为:

左上:第1场地(Plot 1)

左下:第4场地(Plot 4)

右上:第8场地(Plot 8)

右下:第5场地(Plot 5)

图4:2019年8月,第2场地(plot 2),新泽西州的西顿霍尔大学

图5:2018年秋季,草坪(再)干扰试验在iNaturalist上建立的实时关注平台的网页截图

图6:2019年8月,第2场地(plot 2),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惠顿学院

图7:温室研究测试:土壤样品取自第4场地(Plot 4);

植物生长情况:长出8种植物,与室外的实验场地对比有50%的植物种类相同,室内和室外关于第4场地的实验总共长出了14种植物。

室内种子发芽测试是学习“土壤种子库”的一种更加传统的方式,但艺术家说他们的研究技法还需完善,例如在一间专业温室中做测试。

图中英文为对应植物种类名称。

图8:这块实验场地建立在伦斯勒理工学院(RPI)综合运动场附近唯一的一片草坪上,这片被大力维护的草坪生长出的野草仅有马唐属,艺术家从其中一名园丁那听说维护这片场地的管理员“非常警惕”,并且很喜欢使用除草剂;这里的土壤是很难耕种的粘重土。

图9:2018年在纽约州科霍斯市的CMA(Community Miracles in Action社区慈善机构)建立第12场地(Plot 12)

Date

2019年5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