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即物质:在哈德逊河风景之外

C-PLATFORM × 马修·弗莱迪
 
 
项目简介

 

马修·弗莱迪(Matthew Friday)通过广袤的田野作业,提出了一个问题:艺术作为一种需要兼具伦理与美学且总处于活跃状态的学科,如何才能以一种其自身特有的方式与生态联系起来?弗莱迪在纽约布朗克斯区威夫山的格林多画廊(Wave Hill’s Glyndor Gallery)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回应,通过不同元素的组合——艺术家设计了一座移动式、模块化的研究站作为临时的实验室和露营点。展厅内,它又成为一座图书馆和展览装置。这座基站为自然学家和科学家提供了各式各样的制图和科学仪器、火箭炉、菲涅耳透镜、研钵和研杵、水分析站、试管,以及与水域、哈德逊河及政治生态学相关的书籍。弗莱迪对河流的分析可从这些图解式绘画中看到,其中穿插着弗莱迪对河流的研究与河流当前状况的哲学思辨。为了创作这些绘画,弗莱迪采集大量植物并晒干(这些植物在河流的生态系统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再用自己组装的可持续运转的碾磨机制成染料。弗莱迪利用这些染料,绘制了一系列图表,以探讨物种迁移、哈德逊流域的地质和气象变化,还有由这些问题所引起的持续不断的潜在反应。这张大幅的画作是用从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疏浚工地获得的有毒泥浆,加上从哈德逊流域发电厂收集的煤炭制成。

 

以下内容是艺术家马修·弗莱迪与艺术总监兼高级策展人詹妮弗·麦格雷戈(Jennifer McGregor)之间的采访对话,内容关于2015年秋天弗莱迪在威夫山(Wave Hill)的装置作品。
Q & A 
Q:詹妮弗·麦格雷戈(Jennifer McGregor)
A:马修·弗莱迪|艺术家

Q:
您在该项目中提出了以下问题:艺术作为一种需要兼具伦理与美学且总处于活跃状态的学科,如何才能以一种其自身特有的方式与生态联系起来?这是专门针对这个项目所提出的问题,还是在您所有的项目中都会探讨的问题?您认为这个项目是否能就该问题而产生新的解答?
A:作为一个社会活动者和艺术实践者,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尤为重要。伦理学与美学之间的联系可以说与柏拉图一样古老;似乎只有在现代时期,我们才将这两种话语隔离开,以至关于这两者关系的对话显得特别贫瘠。行动主义(activism),通常被划入伦理道德问题的领域,它往往倾向于追求透明、清晰和公开的发言形式,如果还有美学方面的考虑,这些考虑也会遵循于这些目标。相反,我们常认为美学仅存在于艺术的某个狭窄领域,容纳在娱乐、商品或批评的形式中。虽然关于伦理和美学的关系问题已在当代艺术家(尤其是那些对社会实践感兴趣的艺术家)中引起极大关注,但我觉得现代性所造成的激进分裂仍然困扰着我们的思想,尤其关于我们如何与生态相联结。对我而言,物质在浑浊的周遭中如何显现光芒,这个问题成为思考我们如何以新的方式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核心。
以这件作品中的例子来说,藻类会使大多数水生生物死亡,作品中从马蹄河床收获的藻类染料,就是一种新型的强大入侵种类,我们需要了解制作这种染料的整个生产过程对流域的影响(对鱼类非常有益)。从当地的资源中采集颜料和纸张的过程,需要我们对共同依赖这些资源的动植物负责;我们也因此而相依相生。我认为,伦理道德就是从这种不断增加的相互依赖的循环中展现出来。
 
Q: 您在工作中采用了一种协作的方式,您能谈谈这个项目中其他人参与的部分吗,例如您的学生?
A:实际上,世界本身就充满协作性。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是由各界力量、制度和存在本身等多重方面决定的。我对介入流域进行创作研究的兴趣源于一种与人类和非人类共同合作去思考及行动的愿望。正如流域是由规模、范围、时间上各不相同的力量组成的巨大集合一样,人类也是如此。我认为迫切需要研究出某种过程,从而让单独个体都能协作起来,并重新分配作用者和作用力(agents and agency)。
这次展览中开发的染料、颜料和纸是与纽约州立大学新帕尔茨校区(SUNY New Paltz)的学生合作的成果。纽约州立大学新帕尔茨校区在生态研究方面享有盛誉,我们正在研究以可持续发展的方式获取不同材料的方法。此外,哈德逊河流域是各种环保宣传社团的家园,发展出例如哈德逊河斯洛普净水组织(Hudson River Sloop Clearwater)、护河者(Riverkeeper)和环境保护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等机构组织。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与这些团体合作开发了一系列公共项目,普及环保知识并培育具有复原能力的生态系统,这些公共项目的研究均为此次项目提供了许多信息。威夫山(Wave Hill)独特的跨学科教育任务确实是个挑战,使我思考如何让人们参与进来,包括利用宣传册激发人们思考及探讨我们与水的关系,展览融合了大量触觉体验和互动的环节,人们可以直接对展览作出反馈。我也很高兴能够在展期内无拘束地分别举办了一次风景写生绘画工作坊和儿童艺术项目,两者都涉及项目提出的问题。
 
Q: 关于 “田野笔记 “的概念,你的项目既提到了你所借鉴的信息来源(如在图书馆和照片中看到的),也提到了方法(颜料加工厂和其他仪器),你能谈谈从笔记中提炼出新想法的过程吗?
A:地图和图表很神奇。与图像不同,它们呈现的不是一个对象,而是一组关系。它们似乎让人看到彻底重组的希望,仿佛在实施重组的过程中,可以把世界组装成新的样子。当谈到地图,哲学家吉尔·德勒兹(Gilles Deleuze)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地图相互重叠,使得每一张都在下一张中找到变化,而不是在上面各张里找到起源:从一张地图到另一张地图,寻找的不是起源,而是对移动的评价。每一张地图都必然是自下而上的对绝境与通路、入口与围墙的重新分配。[1]”这种主张认为,地图不仅仅代表事物,而是迭代地建立在现有的联系上以激发新的潜力,这让我对思考如何将这一过程应用于生态系统产生了兴趣。颜料加工厂、工厂和能源系统本身就是图示的结果,这些图示映射出了艺术与生态、人与流域之间的独特联系方式。地图和设备之间的这种相互作用是至关重要的;整个装置可以被理解为一个图示——通过参与,共同合作产生新的主体、生态和政治。
 
Q:《空间即物质:在哈德逊河风景之外》是您正在进行的哈德逊河流域探索的一部分,这件作品装置是如何推进您的目标并使您不断进行探究的?
A:面对全球变暖、管制松散的发电厂、摇摇欲坠的基础设施和有毒污染的极大冲击,我们确实急需重新定义我们与哈德逊河流域的关系,并且在这方面已经完成了许多出色的工作。我们当前的政治和经济结构—资本主义—将世界呈现为一系列可利用的资源,同时将其影响(如污染)外化,使企业不必为其所造成的真正成本付出代价。我的绘画作品《哈德逊河的纯色》(以罗申科命名)[Pure Color of the Hudson (after Rodchenko)]既是这些外在力量的地图,也是它们的索引。这幅画由从通用电气公司疏浚工地获得的多氯联苯(PCB)泥浆,和从哈德逊河流域发电厂收集的废弃煤炭制成,是资本主义对这片流域造成彻底影响的地图和索引。在我深入研究这件作品的过程中,我开始相信,就像我们需要一种方法来将这种动态可视化一样,我们需要一种方式直接挑战现有的生产关系和将自然视为资源的思考模式。这个装置包含了对新的联盟、生产材料的方式和感知世界的模式的探索与追寻。
 
[1] Gilles Deleuze, Critique et Clinique, 1993; 中译本:(法)吉尔·德勒兹著,刘云虹、曹丹红译《批评与临床》,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1月第1版
 

 
相关信息
马修·弗莱迪 (Matthew Friday)教育工作者,作家和跨学科艺术家。他研究的主要内容涉及探索工具和制度的发展,以检验和触发新政治生态。他曾在纽约大学、鲁宾基金会(Rubin Foundation)和丹麦奥胡斯艺术中心(Kunsthal Aarhus)发表过生态学、美学和政治学方面的国际演讲。文章刊登于《October》《Journal of Modern Craft》《Aesthetics and Protest》《Brooklyn Rail》与《Art Journal》。弗莱迪的项目以集体合作和个人工作的方式探讨城市生态和流域修复问题。他是生态系统研究和设计团体SPURSE的活跃成员,作品/项目曾在Wave Hill、Spaces(克利夫兰市)、马萨诸塞州当代艺术博物馆(MassMOCA)、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the Indianapolis Museum of Art)、Grand Arts画廊、White Columns画廊、the Kitchen、Bemis 艺术中心、奥胡斯艺术中心(Kunsthal Aarhus)、宝马古根海姆实验室(BMW Guggenheim LAB.)等地展出。他的作品评论文章曾在《October》《the New Art Examiner》《Dwell》和《Art Papers》中发表。

 

特别感谢艺术家马修·弗莱迪及纽约布朗克斯区威夫山的格林多画廊对本期对话的支持和授权。
图片来源:Stefan Hagen
编辑翻译:卓娜、鲁娜儿
Date

2020年6月10日

Category

未来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