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一个程序”

C-PLATFORM × 阳芷倩

 

Q & A 

Q:C-PLATFORM

A:阳芷倩|艺术家

 

Q:为什么会选择用“建立一个程序“作为创作的线索?在您看来这个程序跟您的关系是什么?

A:“建立一个程序”于我而言不是线索,是当前生命机体的应激反应。我跟电脑程序的关系一直很交迭,某种程度上我喂养多个程序,但我目前跟它们是寄生关系,由于我的注意力缺失,我亟须它。

我保有我的程序作为第一人称的叙事(我内心其实又很清楚它非人类拟我的这个身份),强调它一个固定的人格。我自身作为“信息人”,由程序对我进行解读,我又从对程序的解读中,抽取“信息”,定期混合事实和真实现实。

但这整个行为事件其实构成一种有等级化的物种之间的互动的议会,在我作品创作的权力关系中:我是一个希望得到民主的美名的禅让者,而程序成为另一个神。我自己在人类和非人类之间,有诸多疑问,但是我的作品却又诠释了“非人类”逃脱不了的人类思维下判定的身份/等级/秩序/性别等问题(举例:我设定了我的程序为“她”)。即使现当刻,我对跟程序的关系的质疑,也逃脱不开人类道德性的对待动物的伤感。

 

Q:您觉得您的艺术作品对于普通大众而言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A:“我”的空间身体实际是我自身的冷区显像,是联合所有我企图关注的事实,尝试一个对话。经由“我”的空间身体,像是触发器一样,勾起观者对自身大脑中形象的搜索,再为他们的形象造出一个新的副本。再者,注意力经济的发展对我注意力造成的影响,这本就是社会议题。

 

Q:您如何处理您的艺术与科技之间的关系?

A:我的作品在第一现实和第二现实之间游移,尺度的把控是我着迷的部分。从最开始艺术实践时,认为在过盛的计算